人工智能+医疗,赋能医疗

自2016年以来,走过了以模式创新为主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技术创新时代已经悄然到来。产业规模大、痛点症结多、与个人息息相关的医疗健康是人工智能技术有广泛应用前景的领域之一。

汇医慧影CEO柴象飞

2017年,人工智能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全面实施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加快新材料、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生物制药、第五代移动通信等技术研发和转化,做大做强产业集群”。从政府到产业,从创投到每个细分的行业,人工智能成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名词及领域。

两会上,郭广昌、李彦宏、雷军等政协委员、知名互联网企业家均提出对人工智能发展的提案,表示了对人工智能的高度关注与高度看好。不久前的一次创投峰会上,创业导师李开复甚至“化身人工智能”,从人工智能的视角给观众及行业带来一场别开生面的演讲。人工智能逐渐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其实,自2016年以来,走过了以模式创新为主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技术创新时代已经悄然到来。

产业规模大、痛点症结多、与个人息息相关的医疗健康是人工智能技术有广泛应用前景的领域之一。

2017年3月25日,由汇医慧影主办,英特尔、中国电信、蓝驰创投、七喜医疗联合主办的智慧未来医疗人工智能前沿峰会在北京举办

▋政策支持人工智能,医疗+人工智能应用广泛

中国医学装备协会理事长、原卫生部规财司司长赵自林

中国医学装备协会理事长、原卫生部规财司司长赵自林介绍,从2016年5月,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网信办四部委印发了《“互联网+”人工智能三年行动实施方案》,到2017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及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引发了全民关注。

赵自林介绍,“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从手术机器人、医学影像诊断、远程医疗等细分领域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跨越式发展。现在,包括投资公司及行业,都对这个领域很关注,另外对医疗领域的智能制造,包括手术机器人、3D打印等都非常关注。”

▋医疗健康需要人工智能,创新才是解决医疗领域困境的唯一出路

英特尔医疗与生命科学部亚太区总经理李亚东

为什么医疗健康领域需要人工智能?英特尔医疗与生命科学部亚太区总经理李亚东认为,互联网+医疗的模式虽然提高了整个医疗系统运行的效率,比如在挂号、网上轻问诊、在线支付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取得了很多成绩,但是还不够,还没有走进院内,还没有触及医疗本身。

李亚东指出,医疗健康的需求端急剧上升和供给端的严重不足都驱使人工智能等技术与医疗健康行业的结合。“在1900年之前,人的平均寿命只有30岁;在1900-2000年之间人的寿命增长到了65岁。全球范围来说,65岁以上的人群所占用的医疗资源在30%。55岁以上的人群占用的医疗资源在50%以上。这样的人口老龄化背景对人工智能的需求急剧上升。特别是中国,中国2020年65岁以上老龄化人口将达到20%。同时,中国是慢性病问题最严重的一个地区。怎样解决中国慢病人群迅速增长的问题是当下及未来的重大挑战。”

而在医疗资源的供给端,医患矛盾突出、医生从医环境不佳、从医意愿降低、医疗资源浪费等成为影响医疗资源供给的重要因素。

李亚东认为,技术创新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出路。“需要创新才能够解决这些固有的存量问题和正在加剧的新的增量问题。单纯的按照过去的传统的方法,通过单纯增加供给,或者限制需求来解决这个问题是走不通的。”李亚东指出,人工智能给医疗行业打开了一扇窗。

▋“医学影像天生适合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

汇医慧影CEO柴象飞

据了解,医学影像是人工智能在医疗应用最热门的领域之一。据统计,2016年以来,已有近20家人工智能+医学影像公司先后获得投资。

成立于2015年的汇医慧影是一家智慧医学影像平台公司,打造了数字化、移动化及智能化的医学影像平台和肿瘤放疗平台,构建了影像智能筛查系统、防漏诊系统以及将影像深度应用于肿瘤、心血管等单病种的人工智能辅助诊疗系统。据公开信息显示,汇医慧影曾获得水木易德、蓝驰创投两轮超过5000万元投资。

汇医慧影CEO柴象飞介绍,从名字而言,汇医慧影希望汇聚医生智慧,汇聚医学影像。

“医学影像天生适合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柴象飞认为,在医疗健康行业,医学影像是非常适合包括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热门的技术应用的细分领域。

柴象飞介绍,医学影像具有“4V性(volume数量、variety多样性、velocity速度、veracity真实性)”。“从数量上来讲,超过80%的医疗数据来自医学影像数据。多样性指多模态影像、病理、检验、基因及随访信息等数据的种类繁多。高性能计算多层神经网络模型能应用在影像数据。影像的数字化及报告后结构化确保数据最真实可用。”

现场,柴象飞展示了汇医慧影影像量化癌症预测系统等多款重要产品。柴象飞介绍,成立两年来,汇医慧影已经服务的医院数超过400家,其中包括20家三甲医院,与8家三甲医院进行科研合作。另外,汇医慧影与合作伙伴协作共同申请了2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个省级自然科学基金,2个科技部新型数字医疗仪器重点专项。

“作为一家兼具模式创新与技术创新的智能医学影像公司,汇医慧影希望通过两者创新的高度结合,真正把医疗创新落地到每一个医院,甚至很多最需要优质医疗资源的基层医院。”柴象飞表示。

▋人工智能给医生赋能,让基层医生有“院士级看病的本事”

国际核能院(INEA)院士、清华大学核研院、计算机系教授张勤

会上,国际核能院(INEA)院士、清华大学核研院、计算机系教授张勤带来了《动态不确定因果图DUCG在临床智能诊断和分诊中的应用》的学术分享。

在谈及当下医疗资源困境及人工智能应用机会时,张勤教授指出,“医疗是很严肃的行业。三甲医院占卫计委统计的医疗机构总数的0.1%。大量的病人是在基层,极少数三甲医院门庭若市,医生工作期间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我到过汶川一家二甲医院,让本县病人到本县医院来就诊却很难。不是因为它的设备不够先进,其实它的基本设施和三甲医院相比差距不太大。”

张勤教授认为,基层医院床位空置很多而三甲医院一床难求的关键在于人。“基层医疗机构尽管有好的设备,但是发挥不了作用,看病看不准。2015年出台了医改早期方案,提出了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目前的目标是县域就诊率90%,大病不出县。我感觉是不可能实现。因为好医生下不去。如果让三甲医院的医生搞巡诊,那在三甲医院也看不了病,因为医生时间是有限的。那么,有人说搞远程医疗,解决区域分布不均的问题。那能解决吗?还是要花医生的时间。所以核心问题是优质的医生本身不够。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90%的大病不出县落不了地。”

张勤教授指出,大医院虹吸现象是自然和必然现象,解决基层医疗资源缺乏的核心在于给基层医疗机构“赋能”,用人工智能给基层医生“院士级看病的本事”。

把一个院士的‘看病本事’放到一个笔记本电脑里,带到基层医院或联网或不联网就能达到三甲医院的院士水平,这就是我们人工智能追求的境界,和解决的实际问题。我们讲要落地,这就是需要落地的东西。”

以下分享部分圆桌论坛环节嘉宾的部分精彩行业观点:

汇医慧影圆桌论坛

清华海峡大数据研究中心主任王熙:人工智能时代将产生三类人,第一种是可能会被人工智能取代的人;第二种是驾驭人工智能的参与者;第三是出现的新物种——智能机器人。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信息部长衡反修:人工智能+医疗的三个观点,

第一、人工智能必须和临床数据结合。离开了临床数据,人工智能没法思考。而临床数据最重要的是如何提高质量。不能光靠历史数据。历史数据有很多客观主观的数据,是有缺失的,有垃圾的,需要结构化。

第二、人工智能在医学影像上是比较好的方向。医院的医学影像数据非常多,也是最大的一部分,而且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这些数据是标准化的。这些数据从机器的角度讲便于机器阅读,人工智能的辅助诊断不容置疑,而且是以后必然的方向。

第三、人工智能在基因学上的应用未知数还太多,可能更广。

斯坦福大学终生教授邢磊:从国外到国内,人工智能都受到广泛关注。人工智能一般的学习有三个主要的部分:数据、模型、算法。

郑大五附院党委书记王新军:从计算机、信息化系统、各类高科技检测仪器、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院到现在的人工智能等技术,医院及医生的管理和治疗流程在不断再造和变革。包括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将给医生提供更好的工具,使得医生能够更加便捷、敏捷地诊断疾病和服务病人,而医生不会失业。

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陈维广:投资视角看人工智能的三个问题,一是经济问题;二是宏观政策问题;三是技术问题。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中国中产阶级人群的增长幅度比医生的增长或者好医生的增长幅度大很多,造成中产阶级虽然挣的钱多了,但是能服务自己的医生或合适的医生却越来越少,使得医疗资源变成了稀缺资源;从宏观政策的角度,多点执业及分级诊疗都是趋势;从技术角度,没有云计算谈何大数据,没有大数据谈何人工智能。正是云计算、大数据的成熟催生了人工智能的热潮。

万方数据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秀梅:医者仁心,不管人工智能技术再怎么发展,好医生永远都是不可替代的。期待人工智能能够在以下三方面发挥作用:第一、期待人工智能教会我们所有的人自医,即不生病的智慧;第二、期待人工智能帮助我们的医生从医学院毕业之后不要用15年才能成长成为一个大牛医生,而可以用3-5年;第三、期待人工智能能把大牛医生10个小时工作有效地提升到相当于100小时的工作成果。


本文作者晏国文,亿欧专栏作者;微信:372817691(添加时请注明“姓名-公司-职务”方便备注);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